微信电竞官网

品书网 > 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> 第2877章:为你好(40)

第2877章:为你好(40)

品书网 greenwildmushroom.com,最快更新快穿之不服来战呀 !

    看见瞠目结舌的小白,707忍不住呵呵:很显然,这家伙对他家宿主的文化水平,并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。

    用实力重创过小白的精神后,靳青歪头斜眼的看向邢强:“你家迁过坟。”

    邢强迁坟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,镇子上的老人都知道,甚至还有人能指出他家祖坟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之前也曾找人看过风水,想着是不是祖坟被人动过手脚。

    可那人围着他家祖坟转了几圈,也并未发现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还不停夸奖他寻了个风水宝地。

    可既然是风水宝地,他们一家又为何会倒霉成这样。

    邢强也不觉得有什么,只是对靳青点点头:“有问题么?”

    靳青摇头:“没有,只是向你证明一下老子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邢强:“...”不知道怎么说,反正就是觉得无语。

    随后,靳青转过头,继续对着隐身中的小白说话。

    看着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靳青,邢强心里越来越慌,忍不住对老张使了个眼色:这怕是犯病了吧!

    老张不着痕迹的摇摇头:淡定点,应该没多大事。

    靳青则是一边听小白说话,一边歪头斜眼的看着邢强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人的命格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邢强命中确实带财,可按理来说,他的财不应该有现在这么多。

    按照小黑的说法,这人白手起家,最终应该是个身家千万的中产人士。

    可邢强却偏偏变成了身家几十亿的大富商,这原本就是件很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家三口在死薄上的信息,也已经被隐去。

    这代表,他们的灵魂将来不归地府引领。

    就像是有什么外界力量,干扰了他们的灵魂归属一般。

    小白也曾将消息传给判官,可得到的回复只有两个字:“别管!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件事,是地府默认的。

    将事情给靳青解释清楚,小白小心翼翼的同靳青说道:“大人,这事我们不应该管。”

    靳青没有回答小白的话,而是歪头斜眼的看向邢强:“真不用老子帮忙?”

    邢强坚定的摇头:“不用!”

    这姑娘看起来不大正常,他可不想再多惹个麻烦。

    靳青伸手抓了抓后脑勺:“好!”

    说罢,靳青夹着洪小雨,干脆利索的从窗户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算了,上赶着不成买卖。

    老张倒吸一口凉气,赶忙趴到窗边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直到看着靳青平安落地才放下心来,这姑娘就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叫做门的东西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邢强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就在靳青落地的一瞬间,地板猛然暴起来一块,直接抽在邢强腰侧。

    老张赶忙过来查看情况,却发现邢强的腰间被抽的高高肿起,甚至还渗出了血丝。

    邢强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习惯了伤痛,但这也实在太疼了吧。

    老张看看楼下,又看看捂着腰趴在地上蜷缩身体的邢强,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:“大哥,你觉不觉得...”

    邢强头上冷汗直流,却还是应了老张的话:“能把人请回来么。”

    他承认之前是他不恭敬了,如果自己之前能够平安无事,当真和靳青有关,他愿意亲自上门请人。

    明白邢强的意思后,老张郑重的点头:“倒也不用这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说罢,老张掏出手机调成了公放模式:“安静啊,你走到哪了,能再回来一趟么?”

    邢强捂着伤处龇牙咧嘴的靠近老张,侧耳听着电话中的动静。

    只听电话传来靳青粗哑的声音:“涨价了,二百万。”

    让来就来,说走就走,真以为她是那么好打发的。

    707:“...”你这话听起来有些怪。

    老张:“...”现在物价涨的这么快么!

    邢强则是用力对老张点头,用口型说道:“答应她。”

    两分钟后,靳青再次从窗外爬进来。

    她敏锐的发现,邢强身上红气少了一点,黑色和灰色却都多了些。

    随后,靳青对老张扬起手机:“谁付款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邢强对靳青倒是有了些敬畏。

    只见他认真的拿出手机,开始给靳青转账。

    看到钱已经到账,靳青点点头:“再见!”

    老张微微一愣,随后下意识去抱靳青的腿:“你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靳青用力甩了两下,才终于将老张甩开:“你说让老子回来一趟,老子这不是回来了么。”

    她只说了回来,可没说待多长时间啊!

    老张:“...”你这是诈骗你知道么。

    见靳青马上就拖着老张跳楼,邢强终于忍不住开口道:“这件事你要是能处理好,就开个价吧。”

    靳青歪头斜眼的看着邢强,忽然咧嘴一笑:“好!”

    两小时后,靳青一脸和蔼的看着邢强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确认过是因为有靳青存在,自己才没有出事的邢强,一脸期盼的看着靳青:“能帮我个忙么?”

    靳青郑重点头:“你说!”

    邢强的声音中带着些无助:“你能陪我睡一会儿吗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两年没好好睡过觉了。

    话刚一出口,邢强便察觉到不对,当即便想着描补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想说,你能不能守着...”

    就在邢强开始语无伦次时,却见靳青豪气的昂起脖子:“说吧,你出多少钱,打算怎么睡。”

    邢强:“...”这话听起来好像有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707:“...”它现在严重怀疑,只要价码合适,没有什么是他家宿主不敢做的。

    邢强这一觉睡得很久,靳青倒是很开心,因为她是按照分钟收费的。

    期间邢强差点醒了一次,还好被靳青及时发现,一巴掌将人拍晕,这才避免了“悲剧”发生。

    原本几人已经约好了晚饭后出发。

    可为了“不影响邢强的睡眠质量”,靳青直接将邢强扛上了车。

    看着靳青那不靠谱的模样,老张最终没忍得住,吩咐邢丽在家照顾好儿子,而他自己则跟着靳青一行人去了邢强所在的城市。

    托靳青的福,这一路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突发情况。

    汽车有惊无险的到了邢强家所在的城市。

    就连司机都啧啧称奇,临走时还问过靳青能不能给他画到符。

    靳青歪头斜眼的看了这人很久,最终同对方要了二百块钱,并象征性的在对方头上画了几下。

    那敷衍的态度,让老张有些唏嘘:这实在是太不靠谱了。